<dl id='cnupy'></dl>

      <acronym id='cnupy'><em id='cnupy'></em><td id='cnupy'><div id='cnup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nupy'><big id='cnupy'><big id='cnupy'></big><legend id='cnup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span id='cnupy'></span>

      <i id='cnupy'><div id='cnupy'><ins id='cnupy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i id='cnupy'></i>

          <ins id='cnupy'></ins>
        1. <tr id='cnupy'><strong id='cnupy'></strong><small id='cnupy'></small><button id='cnupy'></button><li id='cnupy'><noscript id='cnupy'><big id='cnupy'></big><dt id='cnup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nupy'><table id='cnupy'><blockquote id='cnupy'><tbody id='cnup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cnupy'></u><kbd id='cnupy'><kbd id='cnupy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code id='cnupy'><strong id='cnupy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cnupy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“五四”愛國運動中的河南大學師生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4
          • 来源:两人做人爱图片大全免费_两人做人爱图片大全视频_俩人做人爱视频免费完整版

          恩格斯說過:“一個民族要想站在科學的最高峰,就一刻也不能沒有理論思維。”

          早在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,馬克思學說就已經開始傳入中國。在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的過程中,河南處於封建軍閥統治下,因政治黑暗、經濟落後和思想禁錮,相比一些大城市和沿海地區接觸新思想有些遲緩。五四運動爆發後,河南高校師生積極投身五四運動,各種新思潮如潮水般湧進瞭省會開封。在馬克思主義思想傳入河南的過程中,一些進步書刊已經悄然在學生中流傳。河南大學湧現一批進步青年如趙毅敏、馮友蘭、徐旭生、劉瀟然等,他們初步接受瞭馬克思主義的階級鬥爭觀點。

          五四運動傳薪火河大學子發《心聲》

          馮友蘭創辦《心聲》

          趙毅敏

          趙毅敏(1904-2002),原名叫劉焜,河南省滑縣人。1917年趙毅敏考入河南省留學歐美預備學校(今河南大學)。特別是1915年《新青年》創刊後,新思潮在中國迅速傳播。留學歐美,學習歐美等國傢先進的文化和科學技術,成為青年學子追求的目標。在校長達五年的學習過程中,閱讀瞭許多新思想的進步書刊,他憎惡封建軍閥在帝國主義者面前奴顏婢膝、賣國求榮的罪惡行徑,經常和同學們探求救國救民的真理。他在回憶五四運動前後的情景說:“河大是一所富有愛國主義傳統的學校,在民族危亡的嚴峻時刻,大多數青年都關心國傢大事,把個人的命運同民族的命運聯系瞭起來,積極響應北京學生的號召,上街遊行,張貼標語,抵制日貨,群情激憤,壯烈的場面令人難忘。高呼中華,發達!發達!超歐美,興東亞!千秋萬歲,大中華!。就連當時奉命前來監督學生遊行的軍警,有的也深受感動,不再幹預學生的愛國行動。是五四運動的春風,喚起瞭我以後投身社會運動的熱情”。

          馮友蘭(1895--1990),字芝生,河南省南陽市唐河縣祁儀鎮人。中國當代著名哲學傢、教育傢。1918年,馮友蘭回到河南開封,在河南留學歐美預備學校教授國文。1919年,馮友蘭走向瞭學術生涯中的第一步,5-6月先後參加瞭由河南省教育廳、北京政府教育部的兩場選派留美學生考試,並取得赴美資格,9月前往上海等候啟程,12月順利抵達紐約。他這一年的舉動看似與“五四”無直接關系。但在他赴美以前,一面教書,另一方面傾其心血編輯瞭《心聲》雜志。他在《三松堂自序》中有一段回憶:“我在北大畢業以後,回到開封,在一個中等專科學校教國文和修身。有幾個朋友商議,也要在河南宣傳新文化,響應五四運動。我們大約有十幾個人,每人每月出五塊錢,出瞭一個月刊,叫《心聲》。我當時擔任功課比較少,就叫我當編輯。我寫瞭一篇發刊詞,其中說:今更以簡單之語,聲明本雜志之宗旨及體例曰:本雜志之宗旨,在輸入外界之思潮,發表良心上之主張,以期打破社會上、教育上之老套,驚醒其迷夢,指示以前途之大路,而促其進步”。這個刊物以其新銳的觀點,是當時河南惟一宣傳新文化的刊物,被譽為河南的“《新青年》”。

          徐旭生(1888--1976),名炳昶,字以行,筆名虛生,遁庵。河南省唐河縣人。中國現代著名的史學傢,著名的政治活動傢。1919年,徐旭生學成歸國,應聘為河南留學歐美預備學校教師,翌年被聘為教授,主講法語和西洋哲學史。此時,適值新文化運動深入發展之際。1919年5月,北京爆發瞭“五四”愛國運動。消息傳來,河南留學歐美預備學校和當時開封各校學生紛紛集會,徐旭生被推舉為教師代表登臺演說,表示瞭力爭國權勇赴國難的決心。他積極參加河南教育界反對河南督軍趙倜的愛國民主運動,一直站在革命鬥爭的最前列,表現瞭一個進步教授剛正不阿的錚錚鐵骨。1921年秋,作為河南留學歐美預備學校赴京請願代表的徐旭生教授,受到河南反動當局的阻撓遂留居北京,受聘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。在北京大學,他繼續站在鬥爭前列,與李大釗、魯迅、許壽裳一起,旗幟鮮明地支持學生的愛國運動。

          劉瀟然

          劉瀟然(1903--1999年) 河南省偃師縣人。著名翻譯傢,經濟學傢。1916年夏季考入河南留學歐美預備學校第二次英文科。是學生會中的活躍分子,“五四”運動時期,是愛國學生運動的積極參加者。

          巴黎和談失敗激怒學生開封古城掀起愛國浪潮

          河南地處中原,歷來為兵傢必爭之要地,古有“得中原者得天下”之說。甲午戰爭以後,帝國主義列強的魔掌開始伸向中國腹地,在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統治的重壓下,全省人民陷入深重苦難和極度屈辱的深淵。

          1919年1月,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硝煙還遠未散盡,戰勝國的代表們就雲集巴黎,商討戰後事宜。作為一戰協約國之一,中國代表在會上提出廢除外國在中國的勢力范圍、撤出外國在中國的軍隊和取消“二十一條”等正義要求。但由英、法主導的巴黎和會不僅拒絕上述要求,還決定將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轉讓給日本,並於當年4月30日正式簽訂《協約國和參戰各國對德和約》。而當時的北洋政府竟欲在《合約》上簽字。

          消息傳回北京,國人沸騰。5月4日,北京大學等3所大學3000多名學生走上街頭,波瀾壯闊的“五四運動”由此拉開帷幕。

          五四運動是一場發生於北京、以青年學生為主的學生運動,包括人民群眾、市民、工商人士等中下階層廣泛參與的一次示威遊行、請願、罷課、罷工、暴力對抗政府的愛國運動。

          消息傳到省會開封。5月9日,開封女子師范學校(原開封師專前身,2000年並入河南大學)首先舉行女界國恥大會,參加者達千人以上。在會上講演的女學生,慷慨激昂,悲憤交加,聲淚俱下。有一位張姓女士,對於國傢事宜,極抱熱忱,當即登臺演說。痛快淋漓之際,咬破中指,以血書寫“堅持到底”四個血紅大字,足見其愛國情深。這些舉動是覺醒瞭的河南婦女解放思想、關心國傢大事、參加政治鬥爭的壯舉,對全省各界人民參加“五四”愛國運動起到瞭巨大的推動作用。之後,省會開封的愛國學生走上街頭,舉行遊行示威,進行演講,高呼“外爭國權、內懲國賊”“還我青島”“抵制日貨”等口號,掀起瞭反對帝國主義的愛國浪潮。

          12日,開封政法專門學校(1927年7月並入國立開封中山大學,今河南大學法學院前身)發起召開省會各校學生聯合大會的倡議,得到參會高校學生的一致贊同。法政專門學校的盧群化,女師的張靜君等學生代表近20人先後登臺發言。13日,聯合大會舉行,到會者包括河南留美歐美預備學校、河南第一、第二師范學校、河南第一中學等15所中等以上學校的學生代表一千餘人。

          大會之後,學生領袖趙毅敏、劉瀟然、等人,組織青年學生分赴開封城鄉進行熱情的宣傳、鼓動,各階層群眾紛紛起來響應,積極支持學生的愛國行動。

          5月18日,開封各界群眾在師范學校操場舉行國民大會。到會的有工、農、商、學等群眾達一萬一千多人,會場內旗幟林立,墻壁上張貼瞭反日標語和“日本欺壓中國人民及亡國慘狀”的漫畫,散發傳單,呼籲開封各界人民行動起來。學生代表、農民代表、工人代表在會上相繼演講,慷慨陳詞。堅決要求“外爭國權 內懲國賊”、“誓死爭回青島”,保我主權,號召各界人民團結起來,積極投人戰鬥。大會通過四項決議:以河南公民名義,要求北京政府電示出席巴黎“和會”的中國代表,“如日本不交還青島,應即退出和會”;聯絡省會十五校學生,成立學生聯合會,誓作外交後盾;由省商務總會通知各縣商會,勿再販運日貨,違者處罰,並要求河南督軍趙調同意學生於假日進行愛國宣傳。

          統治省會開封的軍閥趙調,對開封青年學生組織的反帝愛國行動極端仇視。“五四”愛國運動爆發前夕,趙調就向學生伸出瞭罪惡的魔爪,對學生的愛國行為進行“防范甚嚴,除軍警監視外,並賄屬汴垣各報勿為鼓吹”。當“五四”愛國運動在省會開封猛烈地開展起來後,他就嚴密佈署,準備鎮壓。《申報》1919年5月18日記載:自學生聯合會發起後,警界有鑒於北京學生舉動之熱烈,於文廟街一帶加派崗位。並雲學生將有遊街大會,露天演說等舉動,防范更為周密。但是,青年學生的愛國民主運動熱潮是阻擋不住的。

          此時的北京,學生的愛國行動得到各界廣泛關註和支持。北京軍閥政府卻頒佈嚴禁抗議公告,總統徐世昌下令鎮壓。5月19日,為進一步向反動勢力施壓,北京各校學生宣告罷課。省會開封獲悉北京事態,開封學校聯合會商議決定,5月30日舉行罷課,聲援北京。在罷課宣言書中疾呼:“國將滅亡,痛莫可言。焉能坐鬥讀佛,束手待斃”。雖然30日罷課行動遭到軍閥趙倜派出的反動軍警阻撓而耽擱,31日,開封15校實現大罷課。

          在河南人民高舉“五四”愛國旗幟的影響下,我黨的早期創始人李大釗把目光投向瞭河南。他兩次南下開封,播撒革命的種子。1924年12月底,李大釗應擁護孫中山政策的河南督軍胡景翼的邀請,第一次到開封活動。李大釗返京後不久,創建河南黨組織的任務即醞釀進行。1925年7月,李大釗第二次到開封。這是他時隔半年多之後,再次踏上中原大地。8月初,在河南大學明倫校區6號樓三樓,面對開封各校學子,發表瞭題為《大英帝國主義侵略中國史》的演講。有學生回憶說:“那天李大釗穿瞭一件月白色長衫,人非常多,整個三樓全部被占滿,走廊、樓道裡都是人,大傢都想親耳聽李大釗先生講話”。他在演講中說到:“我希望中國的青年諸位,全都起來參加現在之國民革命運動,使之早日實現。”鏗鏘有力的演講極大地激發瞭青年學生的愛國主義熱情。

          河南大學的反帝愛國運動,是“五四”全國反帝愛國運動的重要組成部分。河南大學青年學生和各階層人民聯合起來,沖破封建制度的束縛和反動政府的壓迫,運用集會、遊行等形式,開展轟轟烈烈的愛國民主鬥爭,沉重打擊瞭北洋軍閥政府的賣國政策,揭露瞭河南軍閥趙倜的賣國嘴臉,挫敗瞭日本帝國主義妄圖竊奪我國傢主權的陰謀,有力地配合瞭全國的反帝愛國運動。這次偉大的愛國運動,極大地激發瞭河南大學青年學子的覺悟。她是河南人民革命進人新的歷史時期的顯著標志,在河南現代革命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。

          今年是“五四”運動100周年,“欲知大道,必先為史”。重溫100年前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,加深對五四運動歷史意義和時代價值的認識,從歷史中汲取前行的力量,用歷史的光芒照亮未來,河南大學才能更加步履鏗鏘、勇毅篤行。

          參考文獻:

          1、《河南大學校史》(2012,河南大學出版社)

          2、《薪火集----河南大學學人傳》(2002,河南大學出版社)